烟霓

霓为衣兮风为马/微博@烟霓-

【启弥】人间世•重逢篇12

【12】隐山


穿过逼仄的空间,就到了另一道出口,映入眼帘的是宽阔平坦的草地,零落的竹屋分散在各个山头,碧绿通透,精致典雅。


这里便是隐山之巅,树影婆娑,花影朦胧,微风拂过,芬芳馥郁的花香瞬间溢满了整个山间。


顾月弥此时心情有些复杂,她没想到眼前这个刚及她胸的小姑娘竟然真的能带着自己进了隐山,这二人的身份定不简单。


不远处,一白发男子负手而立在树下,背影有些熟悉,顾月弥等人缓缓走近。


“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很久了……”声音温润爽朗,带着一丝隐隐的期待。


连声音也这么耳熟,待那人转过身来,不正是明月楼内穿月白色银丝暗纹长袍的百里询,此刻正笑吟吟地看着顾月弥。...


【启弥】人间世•重逢篇11

【11】寻山(下)


如果这悬崖只是障眼法,真正的隐山应该在悬崖对面,只要……只要跳下去,就有机会找到隐山……


“好,赌一把,不论如何都要试一试。”


顾月弥紧闭双眼,下定决心,没有任何犹豫地轻轻纵身一跃,跌入悬崖深处。


三火在天上衔着根野草正百无聊赖,看那女子在地上转来转去不知在找些什么,还来不及阻止,就见她突然跳崖赴死了,只余下一角白色的衣袂一闪而过。


“啥情况?这就死了?”三火摸摸脑袋,瞪大了眼睛,感到有些莫名其妙,跟着也飞进了悬崖底下。


悬崖之下,疏影横斜,暗香浮动,乳白色的雾霭笼罩着整个山谷,如袅袅青烟,似淡淡轻纱。山谷里纷红骇绿,草木蓊郁,一泓清泉在...

我也不想更这么慢,但是,一个是因为没时间写和偶尔会卡文,本来就是为爱发电所以就更不想敷衍了事,还有就是电视剧看完我都快move on了💧,电视剧太坑爹了这对,唉,罢了 。我跪着更完这本。。我还是爱我的天启月弥的(猛虎落泪.jpg)

【启弥】人间世•重逢篇10

【10】寻山(中)


回到客栈,顾月弥买了些干粮,又拾掇好包袱,便牵着来时的那匹马离开了州来城。


大约走了两个时辰,天色已近黄昏,成群的大雁排成“一”字斜斜飞过落日,淡淡的余晖洒落在行人身上,染黄了整个人间。


“应该是这儿了吧……”顾月弥找了棵树,把马栓好,看了看四周,喃喃自语道。


远处有袅袅的炊烟升起,似有村庄坐落在附近,顾月弥循着炊烟找到村子的入口,弯弯曲曲的田埂,错落有致的瓦房,蓊郁葳蕤的草木,赫然摊开在眼前。


立着的青石板上,则镌刻着村落的名字——桃源村。


顾月弥刚踏进桃源村,就闻到一股幽微的花香,甚是好闻,走了几步见一过路村妇,拦住其问道:“大娘,不...

【启弥】人间世•重逢篇09

【09】寻山(上)


翌日,顾月弥早早地来到明月楼,随侍女到了内堂。


随后便有侍女奉上一盏热腾腾的清茶,顾月弥却没有心情细细品尝,囫囵一口饮尽,嘴里只余下一丝淡淡的涩味。


片刻之后,从堂外走进一白发男子,着一件月白色银丝暗纹长袍,看不出年岁,唯有那双眼睛似是饱经沧桑,揉进了岁月的痕迹。


顾月弥眉角微不可见地皱了下,稍稍有些犹疑,“请问阁下是?”


百里询寻了个位置坐下,撩了撩衣角,抬起头,缓缓勾起嘴角,慢慢开口:“今日白楼主有事,特意让我来接待姑娘,听说姑娘想要去隐山,可否告知缘由?”


“我……我有一故...

《桃夭》

小短篇/天启X月弥

本文又名,婚礼那些事儿。


阿煜一万岁时,已经在上古界是个上蹿下跳的混世魔王了。这日,他搭着高高的木梯,偷偷藏在朝圣殿里窸窸窣窣地翻着宝贝,突然听到一阵谈话声传来。手上翻来覆去的动作却是未停,本来不甚在意,但好似听见了自己父神的名字,于是仔细凝神偷听起来。


“你说什么?天启和月弥要补办婚礼?”炙阳刚喝进去一口茶,咳嗽了两声,卡在喉咙里差点没喷出来。


上古和白玦坐在炙阳对面,倒是十分波澜不惊,上古淡定地点点头,举起茶盏呷了一口,道:“嗯,天启今日传来令羽告知于我,说是月弥在那下界偶然见了人间的嫁娶之礼颇感兴趣,想着自己也弄...

《处处与君同》

小短篇/天启X月弥

本文又名,天启月弥的婚后日常2。


时间线接《岁岁长相见》 

点这个 

w/b:烟霓- 

搜题目能找到,置顶也能找到。


#关于我目前写的启弥文里最甜的两篇的那些事儿

#我努力了,求求大家去看,看完有惊喜,回来请给我点赞!


文案:

我爱你,比你更早,比你更久,和天地一样亘古绵长,和日月一样生生不息。


【启弥】人间世•重逢篇08

【08】事端


月朗星稀,街上涌动着浓墨似的夜色,弥漫起朦胧的月光,两道一高一低的影子在月色下若隐若现。


“顾姑娘可是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


顾月弥轻轻颔了颔首,又迅速地摇摇头,“明月楼主答应一日后再给我答复。”


“不过,我还是有些担心……”顾月弥心想,隐山既已避世几百年,定不会如此容易让外人进去。


行至客栈门前,一枚紫色的令羽悄然出现在天启手中,天启陡然停住脚步,拱手向顾月弥告辞:“那就祝顾姑娘得到想要的答案,在下还有急事要办,就在此向姑娘辞行。”


“净渊兄请自便,我还要在这城中待上些时日,不必顾我...

《玉簟秋》

小短篇/天启X月弥(主月弥)

第一人称月弥视角 无剧情意识流


上古问我值得吗?那时候我说,“我只要能陪着他守着他,就算在他得意的时候想不起我,那也没关系,只要在他难过的时候,能陪他醉上一场,那就够了。”


若未曾尝试过,怎能知道结果。可情之一字,向来都是飞蛾扑火。我爱过,念过,等过,但却从未怪过。


十万岁那年,我死在我最爱的人怀里,我的神魂化为飞烟,他在渊岭沼泽为我留下了一尊女神像,这些年他很少去那里,或许是怕触景伤情,我想着,幸好我不是他最爱的人,这样他的难过就会少一点,万年时光足以让他将我忘记。


我一直都知道,他不是神界众人口中不顾三界之人,他有他的苦衷,...

【启弥】人间世•重逢篇07

【07】灯会(下)


大堂之上,第一轮的灯谜刚开始,每位入楼的客人可将答案写于纸上,纸张背后则是每个人专属的号码。


这第一道灯谜倒是并不难猜,“画时圆,写时方,冬时短,夏时长”,顾月弥毫不犹豫地挥毫写下一个“日”字,再看向身旁的净渊早已写好,只待侍女来取走答案。


第一轮结束后,大部分人都留了下来。很快,随着灯谜难度的升级,楼中的人也愈来愈少,待到最后一轮时,只余下了十人左右,顾月弥和天启恰好都在其中。


这最后一题顾月弥思忖良久,在纸上写写画画又划去,反复数次,天启悄悄将手藏在背后轻轻一挥,一阵风刮过,写着答案的那张纸被风吹到地上,弹指间,纸上的答案...

2 / 4

© 烟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