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霓

霓为衣兮风为马/微博@烟霓-

《玉簟秋》

小短篇/天启X月弥(主月弥)

第一人称月弥视角 无剧情意识流


上古问我值得吗?那时候我说,“我只要能陪着他守着他,就算在他得意的时候想不起我,那也没关系,只要在他难过的时候,能陪他醉上一场,那就够了。”


若未曾尝试过,怎能知道结果。可情之一字,向来都是飞蛾扑火。我爱过,念过,等过,但却从未怪过。


十万岁那年,我死在我最爱的人怀里,我的神魂化为飞烟,他在渊岭沼泽为我留下了一尊女神像,这些年他很少去那里,或许是怕触景伤情,我想着,幸好我不是他最爱的人,这样他的难过就会少一点,万年时光足以让他将我忘记。


我一直都知道,他不是神界众人口中不顾三界之人,他有他的苦衷,我相信他,他啊,从来都不会撒谎,每次撒谎总是不敢看我的眼睛,一下就能被我发现。好傻,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


我想去见见他,想看看他好不好,六万年了,听小仙们说他在苍穹之境白玦成亲那日觉醒了,为了上古场面闹得很大,异常热闹。他还是和以前一样维护上古,即使与诸天神佛为敌,他亦不管不顾。


只是啊,天启,上古心中之人从来都只有白玦一人,等上古恢复了记忆你定会受伤的,到那时,你又怎么办呢,又有谁来陪着你呢,谁来陪你饮酒消愁呢?


又是一年秋天,殷红色的晚霞倒映在湖面上,漾着紫红色的光,微风拂过,吹皱一池湖水,荡起一圈圈的涟漪。


这是我在三界飘荡的不知第多少个年头,我到了仙界,没人看得见我,我只是一缕微弱的神识。


我将自己寄身在一朵桃花上,起起伏伏,晃晃悠悠地飘荡了许久,落在了妖界的常沁身上。


我紧紧地攀附着她的衣衫,跟着她入了妖界,见到了现在的妖皇森简,我记得他,那个六万年前还是小孩儿的他,那时候他还说要报恩与我,没想到现在都这样大了,还成了一界之主。


我听见常沁和森简说,要去紫月山拜见那位净渊妖君,商讨仙妖战事。我沉睡了数万年的心有些悸动,又有些害怕,怕他是他,又怕他不是他。罢了,我只见他这一面,远远地望着就好。


我肆无忌惮地盯着他看,目不转睛,不觉心中酸涩,像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但我没有形体,眼泪无处可流。见到他,委屈、不甘、心疼……种种情绪都涌上了心头,我好想抱抱他,但我做不到了。


他的眉头紧皱着,幽深的紫瞳里是无边无际的寂寥,那双桃花眼还是那样好看,听妖皇汇报战况时,他那两片薄薄的嘴唇一张一翕,吐露出几句冷冰冰的话,让下面跪着的小妖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忽然,他低垂着的眼,抬头看向常沁,指着常沁任命她为前线将军,我微微一怔,恍惚间又想起我们从前一起并肩作战的时候,他总是冲在前面保护我,他的奕奕神采受到上古界一众女神瞻仰,他却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我发出一声叹息,跟着常沁离开了紫月殿。

与此同时,殿中坐着的那位神君似有所感,疑惑地抬头望向殿外,什么都没有看见,那双眼最终又恢复了清明。


我最后一次见到他,是在渊岭沼泽,白玦以身殉世那日,我附身在神像上,他握着我的手问我,他执着了六万年是对还是错,但我已经无法开口,不知不觉从石像眼中凝结出一滴眼泪,滴落在他的手背上。


我只能把混沌之劫来临前,上古消失的那三百年记忆给他看,告诉他所有的答案。


对了,我游离在三界太久了,这缕神识就要支撑不住了,我就快完全消散了,能在消散前,再见你一面,我已经心满意足了。


如果还有来生就好了。


我还有好多的话没有告诉你,好多的事没和你一起做,那些你不曾知道的,我未曾说出口的,终究是,太遗憾了。




EN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短篇】岁岁长相见 

【短篇】如梦令 

【连载】人间世•重逢篇01 



评论(1)
热度(76)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 烟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