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霓

霓为衣兮风为马/微博@烟霓-

【启弥】人间世•重逢篇10

【10】寻山(中)


回到客栈,顾月弥买了些干粮,又拾掇好包袱,便牵着来时的那匹马离开了州来城。


大约走了两个时辰,天色已近黄昏,成群的大雁排成“一”字斜斜飞过落日,淡淡的余晖洒落在行人身上,染黄了整个人间。


“应该是这儿了吧……”顾月弥找了棵树,把马栓好,看了看四周,喃喃自语道。


远处有袅袅的炊烟升起,似有村庄坐落在附近,顾月弥循着炊烟找到村子的入口,弯弯曲曲的田埂,错落有致的瓦房,蓊郁葳蕤的草木,赫然摊开在眼前。


立着的青石板上,则镌刻着村落的名字——桃源村。


顾月弥刚踏进桃源村,就闻到一股幽微的花香,甚是好闻,走了几步见一过路村妇,拦住其问道:“大娘,不知这附近可有一龙首石像?”


那路过的村妇看见她,眼中俱是惊讶,这村子已多年没有外人进入,遂打量了一番顾月弥,瞧她不像坏人,于是回道:“姑娘,村中东南一隅有个荒庙,后院中有一龙首石像,从桃源村建立之初便在那儿了……”


“好,谢谢大娘!”未等大娘说完,顾月弥就径直往东南方向去了。


“诶呀,姑娘,姑娘,我还没说完呢!那儿是桃源村的禁地,去不得去不得呀!”

那村妇摆了摆手,一脸叹息。


顾月弥走进荒庙,庙中空无一人,四周杂草丛生,青苔密布,殿内佛像上布满厚厚的蛛网和灰尘,歪歪扭扭的匾额愈坠不坠,确实荒废已久。


于是转身去往后院,果然看到了那龙首石像矗立在院中,与普通的石像无甚区别,毫不起眼。


顾月弥绕着石像四周敲敲打打一番,始终没有找到底部的石盒,又站在石像对面观察了会儿,只见那龙首石像的右眼珠似与左眼有所不同,小心翼翼地按了按石像的右眼,“喀哒”一声,从底部弹出一个石盒。


顾月弥打开石盒,看见一个绣着满月的蓝色锦囊,将锦囊收进怀里仔细藏好,准备继续赶路。


这时,她的肚子咕咕叫了起来,顾月弥摸了摸空空如也的小腹,从包袱里掏出两块干粮就地坐下啃了起来,边吃边看百里询给她的地图,嘴里正念念有词:“是先往这儿走呢,还是先去那边呢?”


与此同时,荒庙上空盘旋着一三首火龙,挥舞着爪子,金光闪闪,很是威武。


那日三火和碧波下界游历,碧波想起自己千年前在人间的旧识百里秦川,正打算去隐山祭拜一下秦川,却没料到还没到隐山就在人间和三火走散了。


“也不知道碧波到隐山了没有,老龙我在这人间转了这么多日,也没找到那个劳什子隐山……”


三火正有些发愁,忽然看见下方有一女子低着头,眉头微皱,拿着副地图一动不动,表情还有些凝重,便悄悄化成人形,隐去身形站在女子身后。


嚯,好家伙,这不就是去隐山的地图吗?三火撑着下巴,思索了会儿,决定暗中跟着此女,到了隐山再说。


顾月弥吃完干粮,研究完地图,就风风火火离开了桃源村,到村口解开马的缰绳,又继续骑着马上路了。


走了几个时辰,天光渐暗,暮色四合,山中已经看不清脚下的路,顾月弥只好找了棵隐蔽的树将就一夜。此时,在天上跟着顾月弥的三火没想到凡人这么麻烦,甚是无语,于是在云上凝神打坐起来。


东方渐白时,顾月弥就牵着马离开了,根据地图上的指引来到东界——传闻中隐山曾经驻扎过十万大军的地方。只是,这里如今荒无人烟,只余下遍地飞舞的黄沙。


顾月弥在原地打转了半个时辰后,终于停了下来,不禁有些疑惑:“地图最后指示的地方,就在这附近没错啊,可就是找不到路……”


眼前是连绵起伏的群山,脚下是断壁悬崖,顾月弥向下望去,氤氲的瘴气在山间弥漫,掩住了悬崖下的光景,又扔了块大石头下去,听不见任何回响,可见悬崖之下深不见底。


正凝神细想着,百里询告诫的话在耳畔回荡,“隐山四周有第一任山主留下的护山阵法,阵法……”


对了,没错,就是阵法,只要破了这阵法就能找到进入隐山的山门。



TB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人间世•重逢篇【09】 (前文见目录)

岁岁长相见【短篇】 (短篇见另一目录)

烟霓-:如果看过书的朋友会发现,我揉了《上古》《神隐》《白烁上神》和《宁渊》四本书里提到的人物进去,有较为主线的人物也有打酱油的,应该并不影响阅读。

补充背景:百里秦川是百里询的祖先,就是《上古》里面百年放逐时上古化名为隐山第一任山主“墨闲君”收的第一个徒弟,所以隐山的护山阵法是上古最先布置的,然后阵法要依靠每一任山主的力量才能延续下去,上一任山主就是《宁渊》里面的墨宁渊,百里询就是墨宁渊的好朋友百里瑞鸿的后代。(辈分顺序是百里秦川—百里瑞鸿—百里询)

评论(2)
热度(40)

© 烟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