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霓

霓为衣兮风为马/微博@烟霓-

《今宵酒醒何处》

*周生辰 x 时宜

*现代/甜文/小短篇(完)

*时间线接的是《一生一世美人骨》尾章。




时宜做了个梦,一个她经常重复做的梦。


梦里,她穿着一身红衣,长发披散,微垂着眼,从城墙上一跃而下,斑驳血迹在地上晕开,变成雪地里一幅被殷红点缀的画。


她知道,那是前世的她。


醒来,她揉了揉太阳穴,挣扎着爬起来,醉酒的后遗症此刻显露无遗,喉咙又干又涩,随手抓起床头的一瓶矿泉水猛灌,半瓶水下肚,喉咙才舒服了些。


从床头柜上拿了手机,时间显示6点05分,距离她从医院醒来刚好一个月。


这里是西安,她和周生辰的家,这几日周生辰在上海出差,而自己手头的录音项目将将收尾,有一周的空闲时间。


6点30分,时宜下床洗漱。


7点整,周生辰准时打电话来。


“醒了?”


“嗯,昨天晓誉带我喝了点酒,头很晕,睡不着了。”


“喝点蜂蜜水解酒,冰箱里还有一些我做的三明治记得早上吃。”电话里周生辰的声音一板一眼。


“好,周生老师,”时宜隔着屏幕,笑得开怀,“你就没有什么别的话想对我说的?”


电话那端似是沉默了下,有些无可奈何,然后就听到周生辰轻咳两声后说:“时宜,我很想你。”


时宜回道:“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


时宜无事可做,便开始翻看她自己撰写的那本关于小南辰王的传记。


她想起自己曾经问周生辰如何看待小南辰王此人,他只回了句,“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


若是重来一次,周生辰定然还是会选择征战沙场终生不娶,时宜知道,他的眼里装的是西洲百姓,心中系的是天下苍生。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可怜小南辰王戎马一生,到头来却死在自己曾信任的人手里。


最后就连史书所载,也皆是妄言。


[ 一生杀伐不绝,赤胆忠心,却在盛年时,被功名所累,渐起谋反之心。幸有清河崔氏识破奸计,王被俘,储君恨之入骨,赐剔骨之刑。]


[ 刑罚整整三个时辰,却无一声哀嚎,拒死不悔。小南辰王一生无妻无子,却与储君之妃屡传秘闻。]


读到“水淹匠州,硕州鏖战,六出岱州,他们都忘了,只记得你一身美人骨,被百姓称颂,威胁了他们”这一句时,时宜忽然喉间一哽,泪如雨下。


虽然已经在脑海里闪过很多次片段了,但每每看到,她还是会有钻心刺骨的痛。


周生辰,你护尽天下人,天下却无人能够护你。他们在史书上用寥寥几笔拼凑因果,留你被后人点评苛责,赐你剔骨之刑,赠你虚幻浮生。


人间事事不堪凭,但除却无凭两字。


其实我倒宁愿你自私一回。


***


夜里,时宜早早睡去,周生辰凌晨时分到家。


他蹑手蹑脚地上床,轻轻拉过被子的一角,低头看了会时宜恬静的睡颜,俯下身子轻柔地吻了吻时宜的额头,这时,时宜被冰凉的触感弄得蹙了下眉,摸到旁边的人后,又笑着抱住周生辰的腰。


周生辰搂住时宜,将脸埋在时宜脖颈处,呼吸缠绵灼热,贴近时宜右耳,低声道:“外婆想要个外孙,前几日专门给我来了电话,你喜不喜欢小孩儿?”


时宜睡得迷迷糊糊,脑子里一团浆糊,声音绵软,“喜欢啊……”


于是,周生辰旋即翻起身子,当下开始实践起来。


……


时宜在梦里隐约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只鼓胀的气球,在天上飘啊飘,始终落不了地,像丝萝倚乔木一样紧紧攀附着周生辰,不停地颠簸飘摇。


第二日醒来时,时宜还有些迷茫,自己的衣服昨夜怎么就掉了一地。


不过,她模糊记得周生辰说,他想要个孩子。


时宜对他,一向予取予求。


如果他们有个孩子,好像也不错。




EN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不一定有后续的小短篇)生活已经太苦了,加点糖。

0916更新:我狠狠震惊了…原来电视剧里有加问你喜欢小孩吗这个部分…我写的时候才看到11集…以及我其实还没看古代篇(太虐了不敢看 只看了一些剪辑)

评论(3)
热度(147)
  1. 共12人收藏了此文字

© 烟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