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霓

霓为衣兮风为马/微博@烟霓-

《秘密》

*艺人 x 玩偶(外星少女)
*奇幻类原创短篇 
*梦女文学 全文6k+




我遇到Z是在一个下雨天。


那天不知道为什么在电闪雷鸣间我有了人的形态,虽然看起来是个八岁的小女孩,但事实上我已经来到这个世界二十年了,前面十五年我一直在一个黑漆漆的仓库里,五年前我来到了这家商店。


他刚好来这家商店买东西,东西不多,一包麦片,一盒牛奶,还有一瓶烧酒。


我之所以注意到他,是因为我被一个小孩儿撞倒在地上,有点疼,大概过了二十分钟,很多人从我身边路过,但没有人把我捡起来。但他一看见我,就直直地走过来,毫不犹豫地捡起了我,甚至还拍了拍我身上的灰尘,然后轻轻放回了货架。


于是,我的目光就一路逡巡跟着他,看见他从手提筐里拿出那几样东西结账,接着就离开了商店。


他走远了,慢慢的,我看不见他的背影了,我有些着急,但没有办法,毕竟我只是个玩偶。


“啪——”


商店的灯忽然灭了,室内陷入黑暗,人群出现骚动,顾客开始大量向出口涌动,工作人员、顾客的声音夹杂在一起越来越大,冲撞着我的耳膜。


两分钟后,商店的中控室传来播报,“请各位顾客不要惊慌,因天气原因,电源跳闸,工作人员正在抢修,十分钟后恢复。”


商店外雷声轰鸣,白昼如夜,一道闪电忽然击中了我,我被电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我听见有个男人问我:“小妹妹你是不是和家人走散了?”


我愣住了,他是在跟我说话?于是我低头一看,我有了人类的模样,我动了动自己的胳膊,我发现我可以自由支配四肢了,这让我有些兴奋。


我没理他,混在人群里离开了商店。


我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雨后的空气弥漫着泥土和青草的气息,湿湿的,咸咸的,还有点甜。


街上的霓虹灯五颜六色,迷住了我的眼,但我记得,我是来找他的。


*


我站在马路中央,左右观望了会,没看见他,我想他可能真的走远了,于是慢腾腾地走向公交站。


毫无预兆的,他就站在公交站台,还是戴着那个黑色口罩,单手插兜,耳朵上挂着耳机,只是站在那里就自成一道风景。


周围有女生三两聚在一起窃窃私语,我想她们应该是在谈论他。


我一路小跑着过去,紧挨着站在他身边,企图让人以为我是他的女儿或者妹妹。


五分钟后,127路公交车停站,他上车了,我也跟着他跳上去。但,我身无分文,在我上车的五分钟里,司机一直用眼神示意我看车门旁的投币箱。


于是,我拉了拉Z的衣服下摆,他取下耳机,弯腰低头,温柔地对着我笑,他笑起来的时候嘴角有两个很深的酒窝,睫毛也很长,闪着粼粼的光,然后我就看见他的嘴唇一张一翕,“小妹妹,怎么了?”


他靠近我的那一瞬间,我忽然心跳如擂,双颊滚烫,结结巴巴地说:“哥哥,我忘了带钱……”然后指了指那边的投币箱,咬着下嘴唇,眼睛眨呀眨,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楚楚可怜。


然后他就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币,替我投进了投币箱,完成这一切后,他就若无其事地继续挂起耳机听歌了。


我小声地说了一句“谢谢哥哥”,不知道他听见没有。


他真的是个很好很好的人啊,我在心里感叹。


过了一会,我看见他走向车门准备下车,我尾随着他也下了车。


我亦步亦趋地跟着他,他突然停下来,转身走向我,蹲下来和我平视,“小妹妹,干嘛跟着我?”


“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哥哥你能带我去你家吗?”我眼也不眨地说道。


他瞳孔微震,摸了摸鼻子,有些不自在地说:“你还记得家里大人的电话号码吗?哥哥让他们来接你好不好?”


我坚定地摇摇头,看向他的眼睛,“哥哥,我没有家人。”


他有些惊讶,但很快镇定下来,大约以为我是和家人吵架偷跑出来的小孩。


“小妹妹,你知道哥哥是做什么的吗,就想跟着我走?”


我摇摇头。


然后他就笑了,“你就不怕哥哥是坏人?”


我又摇摇头,格外真诚地一字一句道:“哥哥是好人。”


“这么肯定?告诉你个秘密,哥哥其实是人贩子,专门拐卖你们这种可爱的小女孩儿。”


我在心里“切”了一声,才不是呢,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儿,但我还是面不改色地说:“哥哥,作为交换,那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吧,其实我不是人。”


他依旧温柔地笑,“那你是什么呢?”


“我是那个。”我指了指橱窗里的玩偶。


“哦——原来你是天使呀!”他揶揄道。


那个玩偶好巧不巧刚好就是一个天使娃娃,我笑了笑没说话。


*


在我的软磨硬泡下,我跟着他到了他家。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还散发着似有似无的木质调香味。客厅一隅放着一台老式唱片机,电视柜上码满了各类黑胶唱片,角落里还有一只Diptyque的香薰蜡烛,灯芯燃了一小半的样子。


我打量着这个房子,开始对他的职业有些好奇,“哥哥,你有这么多唱片,你是做什么的呀?”


“哦那个呀,那个只是我的爱好。”他耸耸肩,无所谓道,“职业艺人,以前做过很多年爱豆,现在在演戏。”


“哦,这样啊——”


“上周刚拍完一部戏,最近两周刚好在空白期……”他突然停顿了下,又严肃道:“小孩,你真的不记得家里人的电话了吗?”


“我真的没有家人。”


“明天必须给你家里人打电话,不然他们会很担心你的,知道吗?”


我的头迅速垂下去,低低地回了句“哦”。


第二天。


我起床后看见他在厨房里准备早餐,是三明治和牛奶,他招呼我到桌边坐下吃早餐。


我顶着一头乱发迷迷瞪瞪地过去坐下,抓起一块三明治就往嘴里扔,吞咽的样子不太熟练,喉咙被哽住说不了话,我着急地掐住自己的脖子试图让食物滑下去。


他看见后拍了拍我的背脊,替我顺了顺气,然后递给我一杯牛奶,“慢点吃,喝点水会好一点。”


“咳咳咳——”咕嘟咕嘟灌下去一大杯液体后,我果然好多了。


吃过饭后,他将我叫到沙发上和他面对面坐下,我的眼神充满哀怨,我知道他还是想把我送走。


我提前开口:“哥哥,你把我送到孤儿院去吧,我真的没有家人,就算有他们也早就不要我了。”


“小妹妹,你得上学呀,哥哥一个人住照顾不好你……”他语气尽量委婉。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眼里一下蓄满了眼泪,他不要我,他不喜欢我,我的认知出现偏差后,有点崩溃。


可他明明也对我笑,给我做饭,还拍干净了我身上的灰尘,我以为他驯服了我,他就是我的那朵玫瑰。


小王子说,“星星美丽,是因为那里有一朵看不见的花。”


我的星星上以前没有花,可是现在有了。


但我的花要抛弃我了。


于是,我走了,我离开了这个我只呆了一天的地方。


他想要送我回家,我拒绝了他,他忘了我告诉过他,我本来,就没有家呀。


*


我其实不属于地球,我是X星球的人。


因为我们不具备生育能力,我们星球上的人就委托这里的工厂生产制造玩偶,然后挑选出成色好的送回我们星球成为玩偶人,其他的就会被永远留在地球流入市场进行销售,成为最最普通的玩偶。


我本来是我们那一批玩偶里成色最好的,可是我被人不小心弄进了库箱的缝隙里,从此我就在黑暗中悄无声息地待了很多年,直到那家工厂倒闭,清理存货时我和其他的玩偶一起被售卖出去。


然后经过一次又一次的流通,我到了那家商店,遇见了Z。


其实,我到现在也没弄懂我是怎么变成玩偶人的。


离开Z家后,我无处可去,我只好又回到那家商店,在门口的顾客休息站里坐下,然后趴着睡着了。


等工作人员叫醒我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他提醒我让我早点回家,我说好。


深夜时分,我在公交站台坐着,吹着风晃荡着腿,每个路过的人都觉得我奇怪,都会朝我多看两眼。


“这个小孩儿怎么这么晚了还在这儿?”


“不知道,走吧,别多管闲事儿……”


诸如此类的对话我听了好几遍。


过了一会,一阵急促的警笛声呼啸而至,几个警察叔叔把我带到警察局里,里面很暖,灯光很亮,人也很多。


他们把我围成一圈,和蔼地询问我大人的电话和地址,我没有Z的电话,只好报了他的地址。


他们很快查到了Z的号码,然后拨通电话,通知他来领人。


*


Z到的时候是凌晨一点,身上还带着点微醺的酒气。


他从警察叔叔手里接过我,说我是他亲戚家的孩子,然后连连向警察道谢。


警察说:“下次别再让小孩儿乱跑了。”


他回:“是是是,我们一定注意,麻烦你们了。”


然后,我顺理成章地又跟着他回家。


这次他没有再问我为什么不回家了,我倔强地站在门口不肯脱鞋。


“怎么不进来?”他问我。


“我知道你今天是被迫来接我的,但我真的没办法,我不知道其他人的信息,你是个好人,就帮我最后一次吧。”我忍着难过,背部一颤一颤地抖动,像朵风中飘零的海棠花,背对着他说。


他的脚步声慢慢靠近,然后蹲在我面前,用手抹去我的眼泪,轻声说:“哥哥不赶你走了好不好,别哭。”


他试着转移话题,“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好像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我哭得稀里哗啦的,一抽一抽地说:“小白,他们叫我小白。”


“好吧,小白,我是Z,我们正式认识一下吧。”他朝我伸出右手。


我把我的手放上去,和他握了握手。


就这样,我暂时在Z家住了下来。


*


我发现我每隔12个时辰,身体就会长高10cm,Z在第四天的时候终于看出了点不对劲。


吃午饭时,他盯着我看了半晌,我有点心虚。


“小白,你这两天是不是长高了些?”说着,他伸出手比划了下,“我记得你之前在我腰这儿,现在都快到我胸了……”


我吃着米饭,含糊地回他:“嗯……可能是吧。”


到了第五天,我长到他的肩膀高了,我不得不告诉他实情。


我乘着他午休的时候,悄悄溜到他房间,然后坐在地上,戳了戳他的脸,把他叫醒,“哥哥,哥哥,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他在半梦半醒间回我:“嗯?什么事儿啊?”


“其实我不是人。”


“哦。”


我有些疑惑,凑近他道:“你怎么一点儿都不惊讶?”


“你睡着的时候我用尺子悄悄量过你的身高,五天长了快50厘米,谁能有你长的快?”他半眯着眼说。


于是我一五一十地给他讲了我的来历,他听完以后并未在面上表露出震惊的神情,只是问我:“那你知道你要长到多高才会停止生长吗?”


我摇摇头,“我也是偶然变成人的,所以我对我们星球上的事情其实也不太了解。”


*


我长到一米七的时候,终于停止了抽条,我在照镜子的时候惊讶地发现镜子里的那个小不点已经变成了个大姑娘了。


还有一件怪事儿,Z最近不太正常。


自从那天我和他去逛完超市回来,Z就经常躲着我。


那天,他一大早就把我从被子拽出来,然后牵着我去超市买菜,我因为早上没睡醒而充满怨念,走路一晃一晃地跟在他后面。


有个认识他的阿姨和他打招呼,“小Z啊,这是你女朋友吧,你也老大不小了,该结婚了,要抓紧呀!”


他有些尴尬,快速地放开了我的手,无力地辩解:“阿姨,您误会了,她不是……”


阿姨冲着他挤眉弄眼,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神神秘秘地说:“放心,我知道你是艺人要保密嘛,我懂的!”


我揉了揉眼睛,还不太清楚眼前的状况,问了句:“谁是你女朋友啊?”


他又拉着我落荒而逃,“没什么,快选菜吧……”


之后的几天,Z每天给我做好饭菜就进他屋里去了,我都怀疑是不是他房间里藏了什么宝贝。


这天,在Z即将进房间前,我在门口堵住了他。


我气呼呼地看着他,“你是不是背着我在房间里藏了什么好东西?每天都待在那个房间里,也不和我说话了。”


“怎么可能,小白,你想多了……”Z有些无奈,接着他说:“我只是……我只是不知道怎么面对你……”


“为什么?”我有些不明所以。


他艰难地开口:“小白,你今年20岁了,我28岁,是个正常的成年男人……”


“对啊,然后呢?”忽然我福至心灵般地懂了什么,声音有些踌躇,“你是不是想要个女朋友了?”接着,我又雀跃着说:“那你看我怎么样?现成的?”


Z有些怔忪,他的表情看起来并不开心,他把门咣的一声关上,留我一人在门外站着。


到了晚上,我抱着被子站在他门口,找了个借口说待会要打雷我害怕,然后就钻了进去。


我睡在他右侧,翻了个身子侧着头看他,他的下眼睑被一排密密麻麻的眼睫覆盖,像一把一把的小扇子,我忍不住伸出手去摸,他扒拉开我的手,让我好好睡觉。


半夜,我被Z的声音吵醒,他似乎是梦魇了,我起身打开床灯,只见他双眉紧皱,嘴里不停地喊着什么,我低头去听,依稀好像是“别走,别走”。


我像他之前给我拍背一样拍了拍他的背,安抚他,“放心,我不会走的。”


再然后,一阵天旋地转,我就被他抱进了怀里,起初我还试图挣脱出来,但Z的力气太大了,挣扎失败后我就放弃了,只是这样睡觉我有点不太舒服。


第二天我醒来时,Z早就醒了,我对上他的眼睛,“早……”


他还保持着抱我的姿势,以及……我好像感觉到他身上有什么在动。


我看见他的脸唰地红了,我就更好奇了,想探头去看看是什么在动,他用被子死死挡住不让我看。


“哥哥,你的脸怎么这么红?”我眨着眼睛一脸惊奇地问他。


然后他说:“小白,你以后别叫我哥哥了……不然我总觉得……”


“觉得什么?”


“我在乱.伦。”


这个词语对我来说还有些陌生,我暗暗记下来准备待会去百度一下。


“那我应该叫你什么?”


“叫我Z吧。”


*


Z看电视时,我走过去坐下,一板一眼道:“Z,我查了那个词的意思,我们没有血缘关系,所以不是乱.伦。”


他被刚喝进去的矿泉水呛到,猛地咳嗽了几声,“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这几天我想了很久,小白你真的喜欢我吗?”他很认真地问我。


我被突如其来问住了,喜欢?可我从来没有想过喜欢是什么,我磕磕绊绊地说:“你驯服了我,对我来说,你就是独一无二的。”


我不知道他能不能理解我的话。


我靠在他肩膀上很久,有些期待他接下来会说些什么,但那天Z只是揉了揉我的头发。


*


我到Z家里的第十四天,电视里天气预告说,今明两天全市大雨到暴雨,局地会出现大暴雨,提醒市民朋友关好门窗,收好衣物。


傍晚,暴风骤雨袭来,天上像开了个口子,河水从天上倒灌下来一般,风把窗户吹得哐当作响,我关好窗户坐在客厅等Z。


Z今天有个广告要拍,让我不用等他,早点睡觉。但今夜,我始终有些心绪不宁,总觉得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氛。


轰隆隆的雷声越来越响,闪电也将天空照得一闪一闪地发光。


“咚咚咚——”


有人在敲门,我在猫眼里望了下,是个女孩。


在我开门的一霎那,我就失去意识了。


我醒来的时候,客厅里坐着两个我不认识的人,而我被绑在凳子上。


“你们是谁?”


“编号102816,我们是X星球的空警,因你擅自在地球进行异变,现在我们要带你回去。”那个女孩拿着一张通缉单对我说。


另一个男人开口:“小A,别跟她解释这么多了,速战速决,带走。”


听完我反而变得平静起来。


女孩冲那个男人挥了挥手,然后问我:“你在这里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吗?”


“给我一张纸和一支笔吧。”我想了想说。


[ Z,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应该已经回X星了,这段日子以来和你在一起很开心,我说过会一直陪着你,但是好像我做不到了。


你知道吗,每颗星星上都有一朵花,我的那朵花是你。]


*


后来,在Z的站姐拍的每一张图里,他的包上都系着一个白色的玩偶。


他的粉丝都猜测是某位女明星送给他的。



X星球。


“小A,你为什么要放过她?”


“我只是告诉了她一个不用回X星球的方法,”女孩神情悠远,“要么变回玩偶,要么就只能回X星球二选一。”


或许,以后他们还会有再见面的那一天。



-end-


*后记:这篇小说我尝试抛弃遣词造句,用最简单直白的话来讲述一个故事,一个外星少女和艺人的故事,最开始Z我直接用的艺人名字,后来始终觉得别扭,就改为了Z,回过头看bug很多但是是我挺喜欢的一个小故事。

关于文中的“驯服”是由《小王子》里狐狸的话而来的灵感,我理解的“驯服”其实就是爱,我被你驯服,我们就互相需要,所以Z对小白来说是独一无二的,特别的存在。

评论
热度(5)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 烟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