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霓

霓为衣兮风为马/微博@烟霓-

《秘密》

*艺人 x 玩偶(外星少女)
*奇幻类原创短篇 
*梦女文学 全文6k+


我遇到Z是在一个下雨天。


那天不知道为什么在电闪雷鸣间我有了人的形态,虽然看起来是个八岁的小女孩,但事实上我已经来到这个世界二十年了,前面十五年我一直在一个黑漆漆的仓库里,五年前我来到了这家商店。


他刚好来这家商店买东西,东西不多,一包麦片,一盒牛奶,还有一瓶烧酒。


我之所以注意到他,是因为我被一个小孩儿撞倒在地上,有点疼,大概过了二十分钟,很多人从我身边路过,但没有人把我捡起来。但他一看见我,就直直地走过来,毫不犹豫地捡起了我,甚至还拍了拍我身上的灰尘...

阿绵 第五章

【五】


阿绵的父亲常年在外地工作,家里常年只有家政阿姨秦阿姨和母亲。


从阿绵记事以来,母亲总喜欢将十根手指涂成朱砂红,穿丝绒质地的连衣裙,踩着八厘米的高跟鞋摇曳生姿。母亲还有一头如瀑般的卷发,斜散在肩上时显得风情万种,母亲很美,美得让人心颤。


这天,母亲在玄关处穿鞋,正准备出门和她的小姐妹打牌,临行前似想起什么,抬起头道:“我给你找了个家教给你预习一下初一的课程,下周一开始,你准备一下。”


“妈——我不太想补课。”阿绵跑过去蹭着母亲的肩膀撒娇。


母亲一把推开她,“别,我可不想再看你继续无所事事的过日子了,家教你也认识,就是咱家隔壁的安年哥哥,你小时候经常和他一起玩...

阿绵 第四章

【四】


很快,当阿绵步入四年级时,她再也不能和安年一起上下学了。


安年去了离小学很远的市一中,而他们的方向完全相反。


阿绵略显惆怅地想,或许这就是成长的代价吧,离别总是在九月。


她又重新开始独自上学,独自坐公交,踩点到学校。


其实,这中间也不是没有见过安年。见过一次的,在上学前一天,她拿着自己缝缝补补很久才做好的一个零钱包跑去找他,是兔子模样的,看起来蠢蠢的,有些丑。出门前,她还在犹豫到底要不要给他,因为连她自己也觉得不太好看。


但总归是个礼物,还是送出去吧,她这样想。


走到家门口的树下时,她看见安年和一个女孩一起正准备出门,不知道他们在聊什么,但安年...

阿绵 第三章

【三】


这一年是2005年,《仙剑奇侠传》播出的那一年,大街小巷的音响里都在放《六月的雨》,有个名叫胡歌的男人从此声名鹊起。


阿绵看电视剧时想着,以后也会有属于她的逍遥哥哥,她的心里好像播下了一粒小小的种子,慢慢开始生根发芽。


自从安年知道阿绵是自己的小学妹,便时常和她一起上下学,也渐渐变得熟悉起来。


安年偶尔也会和阿绵开玩笑:“我们阿绵这么乖,长大以后嫁给哥哥好不好啊?”


阿绵心里想说好,嘴上却说:“谁,谁长大了要嫁给你了,我要嫁给胡歌,哼!”


安年看着阿绵气鼓鼓的脸玩心四起,伸出手捏了捏阿绵的脸,“个小没良心的,我明天上学不骑车载你了!”


安年年长...

阿绵 第二章

【二】


开学第一天,阿绵上三年级,一个暑假没见,班里叽叽喳喳吵个不停。阿绵昨夜没睡好,此刻昏昏欲睡地倒在桌子上,等着上课。


“阿绵,我可想死你了!”孟梦从后门一下蹦出来,在阿绵的脸上重重亲了一口,“我们这么久没见,你有没有想我啊!”


阿绵从课桌里抽出一张纸轻轻擦了下自己脸上的口水,然后略显老成地说:“梦梦,你都多大的人了,还跟个小孩儿似的,丢不丢人。 ”


“要不是我妈非让我去外地避暑,我是一定要来找你玩的。”孟梦不无可惜的感叹道。


阿绵继续倒下昏睡,孟梦悄悄靠近她耳边说:“你听说了吗,咱们学校新来了个高年级的转校生,又高又帅,好多女生跑去看呢!你说我们要...

阿绵 第一章

【楔子】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阿绵开始留意隔壁新搬来的那对母子,或者说是那个小哥哥。


阿绵觉得,自己从没见过那么温柔好看的人,笑起来的时候,明亮得好像天上的星星都要为他让路。


【一】


阿绵九岁时,母亲天天让她在房里弹钢琴,她其实不太喜欢弹琴,但也不懂如何拒绝母亲。


这天,她像往常一样心在不焉地弹琴,心却早已飞到了窗外。


阿绵的房间窗户正对着外面的草坪,一些搬家工人正抬着大件的家具往里走,大货车旁还站着一对极为显眼的母子,那一刹那阿绵脑海浮现出一个词,神清骨秀。没多久 ,他们就进屋去了,于是阿绵知道隔壁来了一对好看的母子。


某天傍晚,阿绵慢吞吞...

© 烟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