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霓

霓为衣兮风为马/微博@烟霓-

《桃夭》

小短篇/天启X月弥

本文又名,婚礼那些事儿。

 

阿煜一万岁时,已经在上古界是个上蹿下跳的混世魔王了。这日,他搭着高高的木梯,偷偷藏在朝圣殿里窸窸窣窣地翻着宝贝,突然听到一阵谈话声传来。手上翻来覆去的动作却是未停,本来不甚在意,但好似听见了自己父神的名字,于是仔细凝神偷听起来。

 

“你说什么?天启和月弥要补办婚礼?”炙阳刚喝进去一口茶,咳嗽了两声,卡在喉咙里差点没喷出来。

 

上古和白玦坐在炙阳对面,倒是十分波澜不惊,上古淡定地点点头,举起茶盏呷了一口,道:“嗯,天启今日传来令羽告知于我,说是月弥在那下界偶然见了人间的嫁娶之礼颇感兴趣,想着自己也弄一个玩玩……”

 

炙阳瞳孔微震,有些震惊,“可……可阿煜都一万岁了,他们才想起来这茬?”

 

白玦抬起清冷的眸子,悠悠开口:“正好上古界也许久未曾如此热闹了,沾沾喜气也未尝不可……”

 

炙阳听到白玦如此说,也无甚好说了,便道:“那天启可曾说何时回来?”

 

“三日后……”

 

“这么快?那如何来得及筹备婚礼,大大小小的事情一箩筐,还要写请帖广发三界,还要准备礼物……如何来得及?”炙阳殿声线一下高了起来。

 

上古又道:“哦对了,忘了说,他托我们帮他准备婚礼,三日后便是婚礼那日……”

 

这下,炙阳不说话了,脸倒是黑得跟煤炭一样。

 

阿煜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啥?是父神母神又要成亲了吗?怎么没人通知他一声啊喂!他不是这个家的一份子吗?

 

然后便听到“噗通”一声,阿煜从藏宝阁里的楼梯上掉了下来,紧接着“啪啪啪”几声又从藏宝阁滚到了朝圣殿中。

 

刹那间,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阿煜浑身上下塞满了上古藏宝阁里的宝贝,整个人显得圆了一圈,似是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后脑勺,笑道:“上古姑姑,白玦伯伯,炙阳伯伯,好……好巧啊,嘿嘿……”

 

上古柔柔一笑,微眯了眯眼,手一挥,阿煜身上的宝贝就一骨碌全掉了一地,“阿煜,知不知道不能偷大人的东西?”

 

阿煜抖了抖,然后巴巴凑上去拉住上古的衣袖,挤出几滴眼泪,泪眼婆娑道:“阿煜没人疼没人爱,千岁爹娘就丢下我不管,上古姑姑最疼我了……呜呜呜……”

 

上古心疼地抹了抹阿煜的眼泪,将他抱起来,温声细语:“唉……日后你若有什么想要的宝贝就告诉我,不问而取是不对的,知道吗?”掩在上古衣袖下的小脸闪过一丝得逞的笑。

 

“行了上古,你也别太惯着他……这孩子再不拘束着点,我看这上古界的天迟早要被他掀翻……”炙阳皱了皱眉,露出不赞成的神色。

 

上古闻言轻轻一笑,摸了摸阿煜的头,“说起来,我一万岁时,干过的事儿比阿煜可糊涂多了……”

 

阿煜一下就来了精神,忙问道:“真的吗?姑姑,你都干过哪些呀?”

 

白玦和炙阳互相瞥了对方一眼,咳嗽两声,上古只是笑笑再不说话了。

 

三日后,天启和月弥早早地回到上古界。

 

月华府内,月弥眼底微青,打着瞌睡,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任由几名神侍摆弄自己。

 

一神侍拿来云脂膏为月弥细细上妆,不出片刻,月弥就恢复了精神奕奕的模样,黛眉轻扫,朱唇微点,额间贴着金色的花钿,眼底流光溢彩,光彩照人。


接着,便有神侍为她穿戴凤凰锦织就的婚服,内里是一条曳地水袖百褶凤尾裙,外面是一件绯罗蹙金吉服,裙摆上绣着大朵的凤凰花,金色的丝线勾勒着花边,甚是好看。

 

“这婚服很衬你。”上古走进月华府,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欣赏之情。

 

“啊……我后悔了,早知道婚礼如此麻烦,我就不补办了……”月弥一边嚷道一边用手扯着身上的衣服,“太重了,这衣服加上头饰说是有千斤重也不为过。”

 

上古轻嗤一声,“这可是你自己给自己下了套,怪不得旁人……”又摸了摸下巴扫视一圈道:“不过嘛,我寻思着天启见了应该会十分欢喜。”

 

“他敢不喜欢!”月弥哼了哼,提起裙摆坐下等待吉时。

 

酉时三刻,众神到太初殿观礼,远远的便看见月弥一袭红衣,长裙曳地,走得极慢,红色的裙裾大开大合,鬓发低垂斜挽着一玉钗,顾盼流转间,竟似有星辰闪烁。


不少上神发出惊叹,传说中的月弥上神果真不同凡响,这般风华和气度,就是和上古真神相比也不遑多让。

 

大殿之中的天启着绛红色暗云纹长袍,衣摆和袖口有金丝滚边,腰间束着红色如意流苏丝绦,看着月弥朝自己缓缓走来,呼吸不由得一窒,眼中满是惊喜,这样的月弥是他从未见过的,幸运的是,这样美好的她仍属于他。

 

天启微微一笑,走上前去,托住了月弥的手,走到大殿正中间,向天祷告:“祖神在上,今日天启与月弥共结良缘,生生世世,定不相负。”

 

月弥眼眶微红,攥紧了天启的手,“ 惟愿此景,岁岁年年。”

 

阿煜蹬着小短腿,呼哧呼哧地跑到上古面前,“姑姑,我母神怎么哭了?”

 

“你母神是感动得哭了……”上古安抚道,又想起什么继续叮嘱,“对了,今夜你就不要留在太初殿了,莫要去打扰你父神和母神……”

 

阿煜不解道:“为何?”

 

“你想不想要你母神要给你生个妹妹?”上古神秘莫测地说。

 

“妹妹?”阿煜兴奋起来,“我喜欢妹妹!那我今夜就去姑姑府上睡吧!”

 

是夜,月弥坐在梳妆台前,拆掉繁琐的头饰,褪去笨重的婚服,仅着一身轻罗纱裙,用手捶打着肩膀。


须臾间,肩膀上出现另一双手,“累坏了吧?”

 

月弥看向铜镜中的天启,咬牙切齿道:“我,再也不要办婚礼了!”

 

天启继续给月弥按压肩膀,安慰道:“嗯,没事儿,反正也就这一次了。”接着天启凑近月弥,“媳妇儿,我们再给阿煜生个妹妹好不好?”

 

月弥“啪”的一声打掉天启的手,“你来生?”想到怀阿煜时的那几个月,她哪里都不能去的悲惨日子,就有些惆怅。

 

与此同时,天启手一挥,灯火瞬间熄灭,室内陷入一片黑暗,唯有错金螭兽香炉内袅袅升起的檀香四处飘溢,在月弥的叫嚷声中,天启抱起月弥上了床榻,留下一室旖旎。

 

殿外远远传来歌声,歌曰: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

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

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EN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短篇】岁岁长相见 

【短篇】处处与君同  

【连载】人间世•重逢篇01 

烟霓-:友友们,我的私设是月弥大婚没有戴那个什么盖头,短篇随缘更随缘更。。。其他短篇看合集(我再不写重逢篇我就die了。。溜了


评论(13)
热度(121)
  1.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

© 烟霓 | Powered by LOFTER